总结范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总结范文 >
我在山里拍“广告”
发布日期:2022-01-24 22:31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2020年8月,饱饱盒子团队在苗族锦鸡舞之乡、贵州黔东南州丹寨县羊先村拍摄时,正好遇到举办毕业典礼的幼儿园小朋友。受访者供图

  要见到陈晓龙和他的伙伴们不太容易。“饱饱盒子”这支十几人的小团队平时散布在贵州各个山村里,一泡一个星期,两三天换一个村子。

  从工作内容来看,这支摄影团队无论如何也不够酷炫——他们拍摄的对象,是贵州深山里的农户和“土物”。渔夫捕鱼,他们跟着跳进水里;养蜂人割蜜,他们也罩上防蜂衣紧跟其后。

  也因为足够“土味”,这支团队的“山里拍”系列影片逐渐火了。陈晓龙希望用这些视频帮贵州山里的特色农产品卖到山外。介绍陈晓龙的人,说他有情怀、愿意花时间做这份公益事业,乃至用其他赚钱的项目来养这个不赚钱的项目。可是陈晓龙总是坚决否认,“‘情怀’‘公益’这些词太重了,我承受不起”。

  陈晓龙在贵州电视台工作过近20年,过去经常下乡,但他总是警惕地跟那些被采访的乡民保持距离。他认为,如果自己不是省台记者,眼前这些人很可能理都不会理他。

  七八年前的春节,陈晓龙和朋友两家人自驾去贵州的一个侗寨游玩。半路上一条30多米宽的河挡住了去路。河边泊着一只小船,当地人要过河都是自己摇船来回,可是他们两家人中没有一个人会划船。

  这时一个侗族老汉路过,陈晓龙客客气气地请老人帮忙划船送两家人过河。到了对岸,陈晓龙给老人敬了支烟,想给老汉一些钱作为酬谢,但老人坚决不收。

  游玩归来依然要过这条河,两家人只能再次等待过路人帮忙。正巧一个留着“杀马特”鸡冠头型、头发染成金黄色的小伙子路过,尽管反感“杀马特”,但陈晓龙还是硬着头皮请他帮忙划船。

  陈晓龙盘算:划两个来回把两家人送到对岸,给50元应该足够了。他悄悄找出一张50元纸钞拿在手里,等两家人都下了船,陈晓龙把钱递了过去。

  没想到小伙子立马就“炸”了,仿佛受到极大的侮辱:“在我们这里,从来没有收钱的规矩!”陈晓龙连连尴尬地道歉,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哪儿错了,“那一刻才意识到乡民的淳朴”。

  辞去电视台的工作后,陈晓龙在北京漂了七八年,他所在的传媒公司服务于国内外多个一线年年初,公司例行举办颁奖典礼。陈晓龙作为典礼的总导演,站在观众席的最后面俯瞰整个舞台。看着舞台上盛装的人们上上下下,那一刻,他仿佛从喧闹的颁奖典礼现场抽离出来,只觉得眼前这些有点陌生。他突然想起贵州家乡的农民,他们每日勤勤恳恳,又得到过多少关注呢?“当时只觉得特别不公平”。

  颁奖典礼结束几个月后,陈晓龙辞掉北京的工作回到贵阳,开始筹备创业项目,他给这个新项目取了个卖萌的名字“饱饱”——饱眼福、饱口福。

  他陆续找了十来位电视台的哥们儿,跟他们聊起创业想法。陈晓龙自以为,他给大家画的大饼中最诱人的一点是“无甲方拍摄”——当然,这同时意味着饥饱不定。

  荣旭磊是被“忽悠”来的十来个人之一。他当过陈晓龙的实习生,后来跟陈晓龙在同一个电视栏目工作,一直很佩服这个大哥的工作能力。荣旭磊在电视台工作了八九年,非常熟悉这一行的工作流程,但也迎来了职业倦怠期。近年传统媒体式微,电视台也不例外,荣旭磊想趁年轻在汹涌的商海中博一把。

  陈晓龙找来的这十来个哥们儿,有的是摄像大拿,有的号称贵州第一娱记,他们告别了体制内身份,迈出了格外艰难的第一步。

  创业之初,为了攒钱拍摄,他们到处接活儿,公司年会、政府会议拍摄,什么赚钱拍什么,“赚点儿钱买一个镜头,再赚了点儿钱买个脚架”,就跟燕子筑巢似的,一点儿一点儿往窝里衔泥和稻草。

  终于有一天,他们选定了拍摄主题:贵州古村落。在此之前,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布了几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贵州占比最高。这些藏在深山人未知的古村落,就是他们的宝藏。拍摄前他们按图索骥,挨个打电话联系。

  一开始他们自我介绍,打算过来拍摄,不需要对方管食宿、不需要对方付钱,只需要配合拍摄就行,拍完成片后还能免费送一份。可对方听到这一连串的“免费”就挂了电话。陈晓龙他们还没明白哪句话说错了,再拨回去客气地表达诉求,对方不耐烦了:“现在的骗子,骗术不能再高明一点吗?”咔!电话又断了。他们自己一想,可不是,什么也不要,免费干这个、免费干那个,不是骗子是什么?

  后来他们总算学精了,改口自称是广告公司,要来村里拍广告,请多加配合。终于有人点头了。

  公司的资金有限,每一次外出拍摄都要规划好时间和路线,确保在最短的时间、花最少的钱拍好片子。

  闷头干了一个月,2018年4月,“山里拍”第一期视频上线。镜头里,贵州省贞丰县的灰粽看起来无比美味。“我们都是做美食节目出身的,太知道怎么把东西拍得好吃了。”荣旭磊不无得意地说。

  第一期,“饱饱盒子”公众号后台就涌入大量评论,大家都在问:这粽子这么好吃,在哪儿买?他们老老实实回复说:对不起,我们不卖东西。

  几期视频上线之后,激起的“民愤”更加汹涌:“只拍美食视频不卖东西?你们这是‘管杀不管埋’啊!”人们熟悉其他专做视频、顺便带货的微信公众号,以为“饱饱盒子”也是同样套路,没想到扑了个空。

  2018年年底,荣旭磊和几个同事去六盘水拍摄海噶小学的乐队——那时这支乐队还不曾和痛仰乐队、新裤子乐队同台演出,知名度也不太高。在荣旭磊听来,主唱的女生声音稚嫩、音律也不齐。但当孩子们弹着贝斯、敲响架子鼓,女生清脆的歌声一响起来,荣旭磊感觉像被一股力量击中了,没忍住眼泪。他回头看了看同事,他们也在偷偷抹眼泪,“当时感觉做这件事真有意义”。

  创建IP的努力初见成效。荣旭磊记得,2018年是“饱饱盒子”迅猛发展的一年,当年4月发布第一条视频后就收获了不少粉丝,后来还有人找上门来要给他们投资。当年年底,“饱饱盒子”终于上线了“饱库”,开始卖贵州土特产。

  荣旭磊如今反思,那一年发展得太顺利了,“最后还是证实了那句老话,‘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荣旭磊负责“饱库”的工作,他发现那些活儿又琐碎又耗时间:他得设计产品包装盒、找厂家印刷、对比不同厂家的印刷质量和价格、研究产品定价……

  “饱饱盒子”的电商、市集、线下实体店陆续启动,一时风光无限。当时团队的几十号人基本都是视频的内行、卖货的外行。业务变得多元之后,团队内部也开始出现质疑的声音:“‘饱饱盒子’到底要做什么?我们到底要朝什么方向走?”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终于打断了他们四面出击的尝试。陈晓龙记得,当时公司连续4个月发不出工资,大家都在硬扛。有十来个人决定退出,当初一起创办“饱饱盒子”的元老走了一多半。陈晓龙找朋友借来几十万元,勉强凑齐了工资和遣散费。

  2020年开年那4个月是这支年轻团队最黑暗的日子。实体店关了、市集取消了、负责“饱库”的员工几乎一个不剩。荣旭磊有三四个月没拿到钱,全靠妻子的工资支撑生活。他咬牙坚持下来。

  陈晓龙清楚,在这个艰难时刻,必须把资源集中在最有价值的项目上,也就是“山里拍”。

  4月过后,又有客户来请他们拍摄。令他们高兴的是,默默拍了这么久“山里拍”,其实也在筛选客户、培养客户审美,很多找上门合作的客户表示尊重他们的拍摄风格。

  吴亭毕业后在报社做过几年行政工作,琐碎乏味的工作令她厌烦。三四年前,她花两万元学费和一年时间去杭州学习视频制作技术,去年4月加入“饱饱盒子”。如今最让她气恼的不再是以前那些无聊的工作,而是创作者特有的遗憾:“这个镜头怎么没抓住?那个镜头怎么没拍好?这里的细节要是再处理一下就好了……”

  去年5月,遵义姑娘崔瑞显加入“饱饱盒子”。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龙县的一次拍摄经历令她难忘,他们去的贫困村距离县城约20公里,“全是山路,当地人说从这里赶一头猪去县里卖,到县里时猪都累得半死”。崔瑞显和同事们走访过一户贫困户,“主人家为了见我们穿了最好的衣服,但即使是最好的衣服,肩上都有洞”。

  当地独特的喀斯特地貌正是石斛生长的最佳环境,这味名贵中药因此被开发为当地的扶贫产业。崔瑞显说:“我们能做的就是将他们生活的真实状态拍下来,让外界关注他们,从而凝聚更多社会的力量给予他们帮助。”

  “饱饱盒子”最近刚发布了“山南正味”品牌,打算重启带货计划,陈晓龙腾出家里一套房子作为仓库。采访的这天早上,陈晓龙刚在公司微信群里发了一通火:有个员工发错了货。事情说大也不大,但显然会影响用户体验。

  还有更多琐碎、但又不得不关注的问题考验着他们。那些产自贵州深处的“土物”,虽然足够原生态,但“标准化”是一大瓶颈。运输是另一个难题:贵州的村寨几乎都山高路远,土特产要出山,得从村里运到镇上、县里,再转运到贵阳、寄到买家手里。走这么远的路,口味、质量会不会受影响?

  “让贵州和世界生动连接”,在实现“饱饱盒子”这个野心的路上,他们还在探索。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要见到陈晓龙和他的伙伴们不太容易。“饱饱盒子”这支十几人的小团队平时散布在贵州各个山村里,一泡一个星期,两三天换一个村子。

  从工作内容来看,这支摄影团队无论如何也不够酷炫——他们拍摄的对象,是贵州深山里的农户和“土物”。渔夫捕鱼,他们跟着跳进水里;养蜂人割蜜,他们也罩上防蜂衣紧跟其后。

  也因为足够“土味”,这支团队的“山里拍”系列影片逐渐火了。陈晓龙希望用这些视频帮贵州山里的特色农产品卖到山外。介绍陈晓龙的人,说他有情怀、愿意花时间做这份公益事业,乃至用其他赚钱的项目来养这个不赚钱的项目。可是陈晓龙总是坚决否认,“‘情怀’‘公益’这些词太重了,我承受不起”。

  陈晓龙在贵州电视台工作过近20年,过去经常下乡,但他总是警惕地跟那些被采访的乡民保持距离。他认为,如果自己不是省台记者,眼前这些人很可能理都不会理他。

  七八年前的春节,陈晓龙和朋友两家人自驾去贵州的一个侗寨游玩。半路上一条30多米宽的河挡住了去路。河边泊着一只小船,当地人要过河都是自己摇船来回,可是他们两家人中没有一个人会划船。

  这时一个侗族老汉路过,陈晓龙客客气气地请老人帮忙划船送两家人过河。到了对岸,陈晓龙给老人敬了支烟,想给老汉一些钱作为酬谢,但老人坚决不收。

  游玩归来依然要过这条河,两家人只能再次等待过路人帮忙。正巧一个留着“杀马特”鸡冠头型、头发染成金黄色的小伙子路过,尽管反感“杀马特”,但陈晓龙还是硬着头皮请他帮忙划船。

  陈晓龙盘算:划两个来回把两家人送到对岸,给50元应该足够了。他悄悄找出一张50元纸钞拿在手里,等两家人都下了船,陈晓龙把钱递了过去。

  没想到小伙子立马就“炸”了,仿佛受到极大的侮辱:“在我们这里,从来没有收钱的规矩!”陈晓龙连连尴尬地道歉,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哪儿错了,“那一刻才意识到乡民的淳朴”。

  辞去电视台的工作后,陈晓龙在北京漂了七八年,他所在的传媒公司服务于国内外多个一线年年初,公司例行举办颁奖典礼。陈晓龙作为典礼的总导演,站在观众席的最后面俯瞰整个舞台。看着舞台上盛装的人们上上下下,那一刻,他仿佛从喧闹的颁奖典礼现场抽离出来,只觉得眼前这些有点陌生。他突然想起贵州家乡的农民,他们每日勤勤恳恳,又得到过多少关注呢?“当时只觉得特别不公平”。

  颁奖典礼结束几个月后,陈晓龙辞掉北京的工作回到贵阳,开始筹备创业项目,他给这个新项目取了个卖萌的名字“饱饱”——饱眼福、饱口福。

  他陆续找了十来位电视台的哥们儿,跟他们聊起创业想法。陈晓龙自以为,他给大家画的大饼中最诱人的一点是“无甲方拍摄”——当然,这同时意味着饥饱不定。

  荣旭磊是被“忽悠”来的十来个人之一。他当过陈晓龙的实习生,后来跟陈晓龙在同一个电视栏目工作,一直很佩服这个大哥的工作能力。荣旭磊在电视台工作了八九年,非常熟悉这一行的工作流程,但也迎来了职业倦怠期。近年传统媒体式微,电视台也不例外,荣旭磊想趁年轻在汹涌的商海中博一把。

  陈晓龙找来的这十来个哥们儿,有的是摄像大拿,有的号称贵州第一娱记,他们告别了体制内身份,迈出了格外艰难的第一步。

  创业之初,为了攒钱拍摄,他们到处接活儿,公司年会、政府会议拍摄,什么赚钱拍什么,“赚点儿钱买一个镜头,再赚了点儿钱买个脚架”,就跟燕子筑巢似的,一点儿一点儿往窝里衔泥和稻草。

  终于有一天,他们选定了拍摄主题:贵州古村落。在此之前,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布了几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贵州占比最高。这些藏在深山人未知的古村落,就是他们的宝藏。拍摄前他们按图索骥,挨个打电话联系。

  一开始他们自我介绍,打算过来拍摄,不需要对方管食宿、不需要对方付钱,只需要配合拍摄就行,拍完成片后还能免费送一份。可对方听到这一连串的“免费”就挂了电话。陈晓龙他们还没明白哪句话说错了,再拨回去客气地表达诉求,对方不耐烦了:“现在的骗子,骗术不能再高明一点吗?”咔!电话又断了。他们自己一想,可不是,什么也不要,免费干这个、免费干那个,不是骗子是什么?

  后来他们总算学精了,改口自称是广告公司,要来村里拍广告,请多加配合。终于有人点头了。

  公司的资金有限,每一次外出拍摄都要规划好时间和路线,确保在最短的时间、花最少的钱拍好片子。

  闷头干了一个月,2018年4月,“山里拍”第一期视频上线。镜头里,贵州省贞丰县的灰粽看起来无比美味。“我们都是做美食节目出身的,太知道怎么把东西拍得好吃了。”荣旭磊不无得意地说。

  第一期,“饱饱盒子”公众号后台就涌入大量评论,大家都在问:这粽子这么好吃,在哪儿买?他们老老实实回复说:对不起,我们不卖东西。

  几期视频上线之后,激起的“民愤”更加汹涌:“只拍美食视频不卖东西?你们这是‘管杀不管埋’啊!”人们熟悉其他专做视频、顺便带货的微信公众号,以为“饱饱盒子”也是同样套路,没想到扑了个空。

  2018年年底,荣旭磊和几个同事去六盘水拍摄海噶小学的乐队——那时这支乐队还不曾和痛仰乐队、新裤子乐队同台演出,知名度也不太高。在荣旭磊听来,主唱的女生声音稚嫩、音律也不齐。但当孩子们弹着贝斯、敲响架子鼓,女生清脆的歌声一响起来,荣旭磊感觉像被一股力量击中了,没忍住眼泪。他回头看了看同事,他们也在偷偷抹眼泪,“当时感觉做这件事真有意义”。

  创建IP的努力初见成效。荣旭磊记得,2018年是“饱饱盒子”迅猛发展的一年,当年4月发布第一条视频后就收获了不少粉丝,后来还有人找上门来要给他们投资。当年年底,“饱饱盒子”终于上线了“饱库”,开始卖贵州土特产。

  荣旭磊如今反思,那一年发展得太顺利了,“最后还是证实了那句老话,‘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荣旭磊负责“饱库”的工作,他发现那些活儿又琐碎又耗时间:他得设计产品包装盒、找厂家印刷、对比不同厂家的印刷质量和价格、研究产品定价……

  “饱饱盒子”的电商、市集、线下实体店陆续启动,一时风光无限。当时团队的几十号人基本都是视频的内行、卖货的外行。业务变得多元之后,团队内部也开始出现质疑的声音:“‘饱饱盒子’到底要做什么?我们到底要朝什么方向走?”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终于打断了他们四面出击的尝试。陈晓龙记得,当时公司连续4个月发不出工资,大家都在硬扛。有十来个人决定退出,当初一起创办“饱饱盒子”的元老走了一多半。陈晓龙找朋友借来几十万元,勉强凑齐了工资和遣散费。

  2020年开年那4个月是这支年轻团队最黑暗的日子。实体店关了、市集取消了、负责“饱库”的员工几乎一个不剩。荣旭磊有三四个月没拿到钱,全靠妻子的工资支撑生活。他咬牙坚持下来。

  陈晓龙清楚,在这个艰难时刻,必须把资源集中在最有价值的项目上,也就是“山里拍”。

  4月过后,又有客户来请他们拍摄。令他们高兴的是,默默拍了这么久“山里拍”,其实也在筛选客户、培养客户审美,很多找上门合作的客户表示尊重他们的拍摄风格。

  吴亭毕业后在报社做过几年行政工作,琐碎乏味的工作令她厌烦。三四年前,她花两万元学费和一年时间去杭州学习视频制作技术,去年4月加入“饱饱盒子”。如今最让她气恼的不再是以前那些无聊的工作,而是创作者特有的遗憾:“这个镜头怎么没抓住?那个镜头怎么没拍好?这里的细节要是再处理一下就好了……”

  去年5月,遵义姑娘崔瑞显加入“饱饱盒子”。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龙县的一次拍摄经历令她难忘,他们去的贫困村距离县城约20公里,“全是山路,当地人说从这里赶一头猪去县里卖,到县里时猪都累得半死”。崔瑞显和同事们走访过一户贫困户,“主人家为了见我们穿了最好的衣服,但即使是最好的衣服,肩上都有洞”。

  当地独特的喀斯特地貌正是石斛生长的最佳环境,这味名贵中药因此被开发为当地的扶贫产业。崔瑞显说:“我们能做的就是将他们生活的真实状态拍下来,让外界关注他们,从而凝聚更多社会的力量给予他们帮助。”

  “饱饱盒子”最近刚发布了“山南正味”品牌,打算重启带货计划,陈晓龙腾出家里一套房子作为仓库。采访的这天早上,陈晓龙刚在公司微信群里发了一通火:有个员工发错了货。事情说大也不大,但显然会影响用户体验。

  还有更多琐碎、但又不得不关注的问题考验着他们。那些产自贵州深处的“土物”,虽然足够原生态,但“标准化”是一大瓶颈。运输是另一个难题:贵州的村寨几乎都山高路远,土特产要出山,得从村里运到镇上、县里,再转运到贵阳、寄到买家手里。走这么远的路,口味、质量会不会受影响?

  “让贵州和世界生动连接”,在实现“饱饱盒子”这个野心的路上,他们还在探索。